新闻中心

当前位置:首页»新闻中心»

攻克癌症正变得容易,但存活率依然取决于患者是否有钱

发布时间 | 2019-04-11

具体来说,美国癌症死亡率自 1991 年的每 10 万人 215 人逐年降至 2016 年的每 10 万人 156 人,相当于减少了 260 万例死亡。其中进展显著的是四种最常见的癌症类型——肺癌、乳腺癌、前列腺癌和结直肠癌。

得益于吸烟人数减少、医疗进展及发现时间的提早,80 年代末、90 年代初以来,男性肺癌及前列腺癌的死亡率下降约有五成,乳腺癌死亡率的下降也达到四成。

种族差距也在缩小。1993 年,黑人死亡率比白人高出 33% ,这一数字到 2016 年降到了 14% 。

与此同时,黑色素瘤、肝癌、甲状腺癌和胰腺癌的发病率有所增加,其中一些与肥胖有关。2012 至 2016 年期间,肝癌死亡率在两性中分别上升了 1.2% 和 2.6% ,男性胰腺癌死亡率上升了 0.3% 。

更严峻的是社会经济带来的差距。2012-2016 年间,生活在美国最贫穷县(贫困率在 21.18% 至 53.95% 间)的总体癌症死亡率比最富裕县(贫困率在 1.81% 至 10.84% 间)高出约 20% 。

其中,差距最大的癌症又恰恰最可预防,死于宫颈癌的贫穷女性是富人的两倍,贫穷男性的肺癌和肝癌死亡率则比富裕男性高出 40% 。

而报告指出,这种差距在过去 30 年间正在扩大。


癌症患者(肺癌、前列腺癌、结直肠癌、乳腺癌)的死亡率,深、浅色分别表示最贫穷县及最富裕县 / 美国癌症协会

美国卫生资源和服务管理局的研究员 Gopal Singh 对 Vox 说,癌症被诊断的阶段,是决定存活率的第一要素,而社会经济地位较低的人获得医疗服务的机会一般较少,容易错过早期诊断。结果便是,就肺癌或结直肠癌患者而言,受过高等教育并享有高收入人群的死亡率为低收入人群的 1/3 到 1/2,而目前,这一差距还在日益扩大。

此外,Singh 表示,考虑到吸烟、饮酒、饮食、体育活动等方面,富人的生活方式也更有利于降低他们的患病几率。

此前,美国癌症协会通过“保守估计”得出,以受过大学教育美国人的癌症死亡率计算,总体癌症死亡人数将会减少约 1/4。JAMA《肿瘤学》2016 年的论文曾推算,美国 20% 至 40% 的癌症病例和大约一半的癌症死亡可以通过改变生活方式来预防。其中,仅通过戒烟就可以避免 80% 至 90% 的肺癌死亡。

如研究人员和评论者在各媒体反复强调,定期筛查和更好的治疗可以减少癌症死亡,但更现实的问题是医疗费用难以承担,这也被学界作“财政毒性”(Financial Toxicity)。去年 10 月刊载于《美国医学杂志》上的另一项研究发现,在 12 年间 950 万美国癌症患者中,42% 在确诊两年后耗尽了毕生积蓄,平均花费是 9.2 万美元。

2018 年 3 月,发表在《柳叶刀》杂志上的一篇论文则指出了国家贫富与癌症治疗的关系。在调取 2000-2014 年全球 71 国 3750 万名癌症患者的数据后,论文发现,美国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亚等最富裕国家,癌症存活率同时最高。以乳腺癌为例,美国和澳大利亚的五年存活率约有九成,印度则在 2/3 左右。

社会经济因素对个人健康的影响还可以是微妙、复杂但又具体的,从所在社区的烟酒价格、果蔬供应及餐馆对垃圾食品的推销力度,到地方政府的支出及邻居的教育、收入水平,似乎都是其中的关联者。而一些研究发现,同一条地铁线路上,每个站点附近的居民的健康状况都有所不同——在伦敦地铁中央线一段 20 分钟的路途中,甚至存在 12 年的预期寿命差距。

今年4月18-20日,第十一届CMTF医疗旅游展将在上海展览中心举行,届时来自全球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权威癌症医疗机构将出席展会。

题图来自Nhia Moua on Unsplash

文章来源于手机中国网。